•在线投稿 :  ▏  ▏

今天是:

 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> 文化频道 >> 东坡文廊
丁家塆,我甜美的记忆
添加时间 : 2019/4/27 11:44:40
作者 : 丁凤英   来源 : 黄冈大发辽宁极速快三网
 

出罗田县城往北不远,有个小村落距大别山主峰天堂寨60多公里,背靠横贯南北绵延起伏的尖峰山,面对起源于天堂寨自北向南的义水河,沿河有一条公路从县城直达天堂寨。

这便是我的家乡,罗田县凤山镇饼子铺村丁家塆。

家乡的地貌是一条由北向南长方形的丘陵地带,属风化石岩土。全村八山一水一分田,土层薄,沙粒多,难蓄水,易流失。自1959年起,我在这里担任团支部书记、妇女主任、党支部副书记、书记,1971年进入省委常委以后,直至1973年才免去这里的职务。我在任的14年间,这里叫城关区北丰公社四大队。由于山多田少,土地贫瘠,交通闭塞,工业落后,因此,是有名的国务院第一批扶持的贫困县。

饼子铺村,因山势而形成了独特的水系,境内各条支流,因西高东低而顺势西流进入义水河。居民村落就点缀在青山秀水之间,房前屋后都有茂林修竹,每个村落都被各类参天大树所包围,有的人家完全掩映在林竹之下,不到门口是看不见房子的。弯曲绵延的山间小道,连串着每一个村落和居民点,住宅建筑多数选择坐西朝东,几乎家家宽敞明亮、阳光灿烂。

丁家塆是其中依山傍水的一个小塆子,三面环山,一面向水,十户人家,住在一张圆椅形小山丘的怀抱里,屋前有宽敞的晒谷场,场前是口大水塘,水塘通过横穿公路的涵管与义水河相通,成为一口难得的“为有源头活水来”的池塘。乡里人说,风水宝地有四条标准:背后有靠,左右有抱,前面有照(有水),水里起泡(活水)。丁家塆即便不是宝地,也算是个好地方。

塆子北面,有一条小河顺塘埂汇入义水河,常年清澈透底的山泉从鹅卵石上欢快地流淌,小鱼、小虾、小蟹在石缝中穿梭。小河转弯的宽敞处,一个叫“溜石板”的地方,躺着一大块空石板,足有30多平方米,周围有很多雪白透明的“火石”,因为是天然空,故称为“石鼓”,那是我们放牛娃们嬉戏玩耍的“老家”。捉迷藏的时候只要听到“鼓”声,孩子们从四面八方的竹林里钻出来,蹲在石鼓上“设宴”、过家家。随手捡起两块“火石”,像擦火柴一样摩擦一下就能着火,男孩捡柴,女孩做饭,颇有一番“家”的热闹。特别是秋天,炭烤红苕、火烧带球的板栗,好吃极了。那时,我常常当主厨,也学着大人忙忙碌碌。冬天,我们趴在石鼓上晒背,天寒结冰的季节,可以顺势从上往下溜冰,最冷的时候能溜到100多米远;夏季,可以躺在石鼓上任凭清凉的山泉从身上刷过,享受大自然的恩赐。

义水河没有裁直之前,在我家门前的河床有近400米宽,平常年景,水域只占河床的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,其余是一淌平洋的银色沙滩。不下大雨的时候,河水清澈见底,站在洁净柔软的沙滩上,向水望去,碧波涟漪、轻柔恬静,看着鱼儿在河里欢快地窜来窜去,蓝天白云也随水漂动,真是天生美景,使人产生无限的遐想。每到夏天,软绵绵的河沙沿河上下几公里平平坦坦,像一床银灰色的地毯;晚饭后,辛劳一天的人们,夹着被单、拎着茶水,倾家而出,在“地毯”上铺着被单纳凉;还有好心人,带上自制的黄荆条“蚊香”驱赶蚊子,既避免了虫蚊叮咬,又能沐浴黄荆条的淡雅清香。夜色朦胧,清风拂面;浮云飘动,月儿高挂,繁星闪烁;远处的蛙声,近处的水声,尽收耳底。人群中有唱歌的,有拉琴的,也有讲故事的,孩子们则成群结队地追赶、打闹、玩游戏,有的干脆跳进河里打水仗,大人们也不用担心,因为水深不过小腿上下。

这时的我,则在家里啃字典,很少共享那种惬意、恬静的田园生活。有时候心里也起波澜,恨不得一脚冲出去,毕竟,我也是孩子,毕竟,我也流了一天苦涩的汗水,尤其是皓月当空的时候,想极了!可还是被另一种力量所战胜。那时,也只有那时,我才真正理解了意志和毅力的内涵。也是那种意志和毅力,帮我找回了不少本应属于我的宝贵知识,我从失落和遗憾中,得到了心灵的满足和慰勉。

夏天的清晨,义水河边洗衣服的媳妇和姑娘们,拉开长长的队伍,成了一道吸引路人眼球的风景线。成群的簪子鱼,在银光闪烁的水波里,抢着吸食洗衣水,大概是浸透了汗水的衣服有咸味的缘故吧。它们一点也不胆怯,我们也愿意养肥它们,因为,它们终究是我们餐桌上的美食。还有一种沙箭鱼,身长不过一寸,全身与洁净的河沙同色,只有一对小小的眼睛是黑亮黑亮的。当人们伸手抓它时,它会闪电般冲出你的视野,换一个方位将身子埋进沙里,露出两只小眼睛盯着你,你的手还没有伸过去,已经不见它的影子了,很难抓到它。我掌握了一个诀窍,如果你死盯着鱼,根本找不着它的方向,可当它飞快将自己埋进沙里的那一刻,会掀起一小球沙浪,透过清澈的流水倒是看得很清楚,照着沙浪踩下去,再从脚底下拱动的地方抓起一把沙,就是一条就范的沙箭鱼,最多时能抓半桶呢。因为它们以沙为生,头部有很多沙,把头去掉,任你怎么烹调,都会又嫩又香。宽阔的义水河,靠岸边有树木的地方形成深水区,簪子鱼常常生活在那里,沿河有一种野草,叫马料,鱼儿害怕马料,我们经常扯一捆马料,筑起一道沙埂把深水区一围,不让流水进去,然后把马料放在石头上搓,簪子鱼一见马料水,就躺在水面上不能动弹。万物相克,这是我们集体抓鱼的妙招。抓完鱼,会水的孩子们就在深水区游泳,不会水的就躺在浅水区戏水。我当时很想学游泳,可是母亲思想保守,只让我抓鱼,不让我下水学游泳,说,女孩子不能到水里疯,所以我不会游泳。

我家住在塆子的最东头,东南路口耸立着两棵笔挺笔挺高大的枫树,主干紧紧相依,真是比翼连枝,连根部也相互交织在一起,人称鸳鸯树。奇妙的是,交织在一起的树根,生成自然台阶,像一把“太师椅”,过路的人总会在上面坐一坐、靠一靠、摸一摸,有些部位被摸得光亮光亮的。嫩绿的枫叶,随着秋天的到来,开始变换色彩,首先叶边泛黄,逐渐由黄变红,每片叶面,要经过鹅黄、橘黄、浅红到大红、再到紫红,老枝红得早,嫩枝红得晚,混杂一起,整棵大树,青、绿、黄、红、紫挂满枝头,多姿多彩。尤其是当太阳从它背后升起的时候,阳光透过枝梢,将娇艳缤纷的色彩,一起挤进我家的大门,摇来晃去,时静时动,抬头望去,无不心旷神怡。难怪杜牧那么喜爱枫林,他的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从唐代传诵至今,成千古绝唱。枫球既是我们儿时的玩具,又是冬天取暖的柴源。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留下如此天然生态美景,可是,在那个愚昧的年代,被愚昧的人们砍掉了,如今,留在我心里的,只是令人心痛的回忆!如果是当下,我想,我会用生命爱护她,保护她。

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门前的千年古樟。主干有6人合围那么粗,像一把绿色的巨伞,撑在塆子东头的上空。因为生长在水边的平地,这一得天独厚的优势,使其成了天然绿色凉棚。这是祖先留给后人的馈赠!树的枝桠有一部分伸展在水塘上空,一大半在岸上。露出地面的树根很粗很粗,被人们当了椅子,有的地方被攀爬磨得发亮。靠地面的树干有一个洞口,抗战时期,为了躲避日本飞机轰炸,塆里人将家禽和贵重物品放进洞里,人也躲进洞口。听我父亲说,他的爷爷曾经问过爷爷的爷爷,树有多大年龄,爷爷说,他的爷爷告诉他,他爷爷的爷爷小时候,看到的这棵树就是那么大,好像总不见长。

除了雨雪天气,父亲一大早就拿着竹扫把,把树下扫得干干净净,天天如此。我有空了,也喜欢和他一起拿大扫把扫。父亲做事从不马虎,要求我既要扫尽垃圾,又不能扬起灰尘,他教的方法我一直保留至今。夏天一大早,母亲就将烧好的一大钵茶水放在树下,还要搬出竹床和板凳,供过路人歇脚、解渴。全塆老幼常常聚在树下乘凉、聊天,听蝉声、鸟声、鸡犬声,聊家事、国事、乡间事。各种信息在这里聚散,各种见识从这里传开。自然,这里成了亲朋好友相亲、相聚、相交的理想场所。樟树的叶子和枫树一样,随着季节的不同,展示着不同的色彩,一幅幅彩色画卷美不胜收。樟树的特点,除了清香、木质细硬,就是不怕虫害,樟木还能防虫,白蚁是无孔不入的害虫之王,可是白蚁害怕樟树,也许是樟脑油的作用。我想,如果人也有樟树的秉性,不也能抵挡祸害吗!虽然不属同类,也该学习它靠内质取胜。每逢夏秋,父亲常常采下樟叶,给牲口做“床垫”,这是父亲独创的生态环境,也是我家牲口不染疾病的秘方。

因为这棵樟树,我家的人气很旺,与乡邻的关系很亲密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它培育了我们好善喜客的家风,这一家风不仅使我欣慰,也让我留恋不已。小时候,我常和母亲一起,搬出小靠椅,在樟树下面做作业、绣花、做鞋袜、补衣服,那是我最开心、最难忘的时刻。

樟树往北是一条用青石砌的长长的塘岸,成了立在丁家塆前面的一道坚固堤防。围绕塘岸还有桑树、椿树、柳树、皂角树,也有梅花、栀子花和月季花。皂荚可以当作肥皂洗衣服,栀子盛开时节,从水塘对岸看过来,就像白鹤立满枝头,每天可摘一篮花,清香扑鼻,路人也常跑过来采摘几朵,碰巧时我们也送上几朵。母亲有个好习惯,每年立春要插梅花“迎春”,有时候没有采到鲜梅花,我就用蜡烛自制梅花,虽然不香,但很逼真,比树上的梅花更娇艳好看,邻居也喜欢要几枝。樱桃成熟的季节,会引来成群结队的孩子爬树采摘解馋。水塘对岸的公路上,是一条绿色的林带,映衬在义水河对岸的青山下,只要抬头,满眼全是叠叠青山。路上人车如流,一派繁忙景象。晚上,我常常被过往的车声、唧唧喳喳的谈笑声从梦中惊醒,我最喜欢“狗头车”(木头做的独轮车)吱呀吱呀的响声,有时它能把我带入梦境,似乎我也在人流中推着车。

屋后,四季青松环绕,灌木成林,伸向西南角的山头,环抱着一片茂密的竹林。环山的背后,梯田层层,青山座座。山上四季盛开着各色野花,常常被姑娘们摘下,插在头上或佩挂胸前。杜鹃花开,漫山红遍,兰花吐蕊,幽香沁心,四五月出门,就会有大把大把的兰花抱回家,谁家没有人去采,就送上一把分享,待到兰花接近凋谢了,我还能找到最后的几支,那就是辨别风向,朝着飘香的地方追,准有收获。田埂上的木梓树形成梯级林带,临近冬季,它又像枫树、樟树那样,绽放一道道彩霞。田边地头布满了板栗树、桐梓树、柿子树。冬天下雪了,一片银色的海洋,只见袅袅炊烟,星星点点的树梢,瓦楞上吊着冰凌,青菜盖着白被睡着了,满眼银装素裹,大人们暂时停止劳作,围着蔸子火玩扑克,小孩则像是过节一样打雪仗、堆雪人、敲冰棍、划冰圈,嘴里还念叨着谜语:天下一笼统,井是黑窟窿,黑狗背上白,白狗背上肿。

家乡还有个特点,只要上面有文化宣传任务,就少不了我们打头阵,1958年除了农民学哲学,还有写诗歌,经常你两句我两句就凑齐了,我的发蒙诗是《下午好干活》:“下午好干活,太阳往下落,我来搓根绳,系住太阳脚,不让太阳落。”得到县文化馆大匠毛志英的指点,虽说太直白,但是很真实。经过大家推敲,还在丁家塆的外墙上,配了一幅漫画,画着长了一只脚的太阳,太阳眯缝着眼睛,脚被绳子捆在木桩上,打着赤脚戴着草帽挽起裤腿的农民,死死抱住木桩,不让太阳下山,可谓形象至极,生动有趣。

那时的家乡,虽然很贫穷,但是很美丽。家乡,是我童年的乐园,也是我放飞梦想的沃土;家乡,还有陪伴我成长的一张张熟悉的笑脸;家乡,是我一辈子热爱、一辈子眷恋、一辈子牵挂、一辈子愿意为之付出而不图回报的根脉之地。

(编辑:张小志)

     友情链接

黄冈日报社(WWW.HGDAILY.COM.CN)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互联网大发辽宁极速快三登载
服务许可证:鄂新网备1401  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:鄂备2011013    网站备案:鄂ICP备09017284号-3
黄冈市网络虚假大发辽宁极速快三信息整治专项行动 黄冈大发辽宁极速快三网举报电话:0713-8612062 邮箱:hgrbwlb@163.com
市委外宣办举报电话:0713-8665369  技术支持: